http://www.toastmasters.net.cn

重庆江北的难吃老字?脏乱差的聚园面馆为何受

  要是放在以前,面对这个问题,我的回答总是“是的”。因为口味是一间餐厅的基础,假如一间餐厅不好吃,它是没有办法屹立几十年不倒的。

  老字——这个头衔可能并不意味着一种可以代代延续的美味,而是在说,这家店仍能保持运转,主要靠的是“几十年来累积起来的口碑”。

  这可真是一间老面馆了,少说也有20年的历史(有食客表示自己1995年起就开始在这家店里吃面了),常年盘踞五里店面庄排行榜的榜首,被点评网站收录了12年,有两道菜还被选进本地菜品榜。

  聚园面馆是典型的“苍蝇馆子”,店内脏乱差,老板也是爱答不理的,桌面上的漆脱了一大块,木凳也是摇摇晃晃的(没有夸张,坐上去会有嘎,还有很明显的摇动感)。

  看看菜单吧,一碗2两杂酱面18元!这比洪崖洞门口的杂酱面都要贵了,想必一定很丰盛。

  我还点了一只鸡腿,花了7块钱,大家都说这个卤鸡腿肉质细嫩,入味但又不致于太咸。

  大约过了7、8分钟,面条端上来了,我很惊讶的是,鸡腿竟然是泡在面汤里的,我看别人都是拿小碗盛的呀?

 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,面条上盖着的一层杂酱已经激起了我的食欲,赶紧吃上一口。

  不过很遗憾,这可能是我吃过最难吃的杂酱面。我承认杂酱是厚实的(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多),肥肉搭配是合理的,香味和麻味都很够,但是猪油实在是太厚了,油腻而没有任何香味。

  鸡腿的味道普普通通,和自家卤制的口味相差无几,绝对称不上什么了不起的美味。

  之前大家说起面店诓客,总是会提到渝中区的花市豌杂面,但在吃过聚园面馆之后,我想大家应该放过花市了。

  想想吧,花市的杂酱与豌豆都很厚实,也更好,开在较场口,租应当比五里店贵上几倍,却只卖16块钱。这样对比下来,说聚园面馆“一本万利”,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。

  当然,我并不认为赚钱是一种错误,但已经赚到了钱,为什么不拿一部分来修缮一下店头、改善一下店内卫生状况,给食客提供更好的就餐呢?

  至少也应该把那几张摇摇晃晃的凳子换掉吧,整个店里没有一只坐得稳的椅子,这应该算是无心经营的表现了吧?

  我们是慕名而去的,怀着期待的心点了豆花与烧白,但是它们的味道真是令人不敢恭维。

  那种很有意思,他们点破了老字人气的秘密:到梯坎豆花来吃饭,你不应该奢求它有多好吃,它是一种情怀,是我们黄桷坪人的一份回忆。

  刚开始,我觉得这样的论调非常好笑:口味是一家餐厅的基础,去餐厅消费,希望饭好吃点是再自然不过的事,但在你这里竟然是一种奢求吗?

  就好像我们拿内心衡量食物是否美味的尺度去衡量它,都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僭越。

  但现在我明白了这种“情怀”的本质——就像诸葛亮在《出师表》里所写的那样:“盖追先帝之殊遇,欲报之于陛下也”。

  老字餐馆曾为广大的食客提供了便宜而美味的饭食,这就是一种“恩情”,所以即使如今口味有所下滑,仍然会有许多老食客出于善意前来捧场。

  所以虽然有些“老食客”用词尖刻、语气傲慢,但根底里,我认为他们是十分重情重义的人。

  但遗憾的是,在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的今天,食客们是用脚投票的。回忆与,它无法,也不应该成为一家饭店的底牌。毕竟建立口碑的努力并非一日之功,但毁掉口碑的力量可是摧枯拉朽。

  有一句话叫做“你必须全力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”,这句话对餐饮业来说也是同样的正确。假如这样看,那么那些自诩“几十年如一日”的老字,都已经无可避免地走入了下坡。

原文标题:重庆江北的难吃老字?脏乱差的聚园面馆为何受 网址:http://www.toastmasters.net.cn/rediankeji/2020/0504/2996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